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时至今日,任何不愿为时代落下的企业,都已逐渐达成共识:无论是企业内部的综合运营,亦或与外部的竞争与合作,“信息战”都将成为商业竞赛的核心维度,在不同的商业分战场,数据决策都将承担某种“灯塔”角色。

的确,商业愈往未来发展,管理层驾驭数据的能力就愈加重要,甚至有人预言,懂得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优化全部决策流程,或许是所有企业的最终归宿。

而依我之见,这场“信息战”最关键的战役,即来自如今商业最为稀缺的资源:人力资本的竞争。幸运的是,拜数字技术所赐,自从泰勒在工业时代初期“发明”人力资源部至今,这个昔日的辅助性部门,有可能第一次完成蜕变,成为引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角色。

最近恰逢“领英大数据洞察”登陆中国,其实透过这个将实时数据转化为人才库和趋势洞察的产品不难意识到,技术变革之快,总是超乎保守(至少是对新技术不敏感)企业的想象,此时此刻,正在不同领域迅速落地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早已作为商业武器本身,成为市场经济的一部分。从现在到未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之于企业的重要意涵,就是降低决策成本,优化经济效率。

所谓“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分布不均”,在商业范畴,就是这个意思。

以数据为灯塔

在人工智能的基础概念上,去年领英叠加出“人才智能”(Talent Intelligence)概念,希望将企业对于人才数据的观念认知,提升至一个全新的高度:不再停留在“履历式”的静态和表层数据,而是以某种全局视野,俯瞰行业,地区和企业的人才特征和变化趋势,从繁杂的数据中摒弃“噪音”,提取“信号”,收获前瞻性洞察,最终转向决策。

而“领英大数据洞察”即是人才智能概念的重要落地——考虑到有些HR还将领英单纯地视为一个“招聘工具”,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领英大数据洞察并非一个简单的招聘渠道,而是将数据智能渗透进人才招聘策略,员工队伍规划,市场竞争情报,雇主品牌策略以及公司选址决策等人才战略的全部流程,为企业提供实时且定制化的数据洞察。相比领英之前的数据服务,它以更产品化的形式,让企业可以用更主动,迅捷,高效的方式,将盘踞在领英上的海量数据物尽其用。

其中领英将最重要的洞察归为三类:人才库洞察,劳动力洞察和雇主品牌洞察。

首先,人才库洞察自不必多言,它能根据不同定制需求,帮助企业精准定位人才,如同《指环王》中白衣巫师萨鲁曼用的水晶球一般,以某种所谓“上帝视角”,让企业拥有一张动态的人才数据库,实时掌握所需人才的分布和流向,包括他们在哪,谁在雇佣他们,他们拥有什么技能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中国企业对效率至上的刚性需求,领英也特别做了诸多优化,将人才数据洪流以一种界面友好,更易于决策的形式呈现,“过去我们用关键词做搜索,而针对中国客户我们更多是用勾选的方式来做搜索,大大提升了效率,比如搜索海外人才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勾选就是海外背景”,在领英ConnectIn 2019大会结束之后,领英中国解决方案及服务负责人王欢向媒体表示:“此外我们还有一些特殊产品,比如说热门人才库,只要点这个库,里面全是你想要的人才,你只需要选择他是否合适,如果你认为不合适,借助AI我们以后就不会再推给你这一类,推荐会更为精准。”

我当然没有对“人”的丝毫不敬,更没有“机器决定论”的意思,但必须承认,当不同维度的丰富数据,足以让HR初步筛选人才的方式,变得与筛选一条新闻,一顿外卖,一家酒店相似,站在效率角度,对于HR无疑是一种福音。

回到“领英大数据洞察”,如果说“人才库洞察”是微观视角下的“定向追逐”,那么“劳动力洞察”则是一张宏观视角的全景图,它可以帮助企业提前布局未来。

你知道,人才竞争更多是一场零和博弈,你所在行业的劳动力宏观趋势,会深刻影响到每个企业,了解类似岗位人才的技能情况和分布流向,随时掌握友商的人才情况,无疑会帮助企业更好地预判和调整人力资源规划,有针对性地吸引目标人才——知己知彼的战略常识,搁在任何时代都有效,从这个意义上,数据智能其实就是这个时代最值得仰仗的“情报工具”。

而谈及“情报”,不妨顺便一提,这个世界上的优秀大脑并非均匀分布,领英大数据洞察还可以指引企业抢滩登陆时的具体落脚点,选择一个目标人才存量最高的地方开展业务,最大程度发挥人才集聚效应。“有一个客户来自电信行业,它在爱尔兰设立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应该在都柏林,这里最有名,人最多,但通过调研发现,其实他想要的人才并不在都柏林,大数据建议他应该在库克这样的地方,于是他就把地址选在了库克,而不是都柏林”,王欢向媒体举例道,“包括在中国本土,我们有一个客户要在深圳建一个研发中心,但最终通过我们的数据洞察,把研发中心放在了杭州,这让他通过领英找到了国内研发中心的大牛,通过这个大牛再去吸引更多人,很快那个团队就组建起来,非常高效。”

领英中国解决方案及服务负责人王欢

当然,一旦你通过数据分析,知道了“人才在哪儿”,那下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他愿不愿意来?”。而“领英大数据洞察”中的“雇主品牌洞察”即针对于此,它总在以数据为凭证说服决策者:优秀的雇主品牌可以让招聘事半功倍,在细微之处影响潜在人才。

举个正在频繁发生的场景,企业出海。

你知道,不少出海寻人的中国企业,在当地的雇主品牌形象非常薄弱,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经济发达的地方,无论出于理性还是感性,人才选择公司的理由非常多元——薪酬当然最重要,但“财大气粗”并不代表一劳永逸,企业必须知道每个地方每个人真实的职场价值取向(在意雇主品牌酷不酷,是否弹性办公,是否有挑战性等等),而借助领英掌握的海量全球人才数据,企业可以了解自身的相对优势,及目标人才最珍视的需求偏好,在提升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同时,更好地与潜在人才互动,让企业扬帆出海的征途中,以数据为灯塔,少走一些弯路。

一张动态的“清明上河图”

有学者曾将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简化为如下定义:用计算的方式决定一切市场行为。这个定义在数据智能时代,似乎显得尤为精准。事实上,领英“人才智能”的核心观念,就是让客户以最低成本,最高效率,将一目了然的数据直接导向决策。

那么问题来了,客户凭什么“相信”领英?

很好理解,最近数年人工智能领域的疯狂跃进,大可归为相似的逻辑:输入数据,生成回应——而领英实时更新的庞大数据库,正是实现上述一切洞察的基础,也是他们最夯实的商业护城河。

根据官方透露,领英在全球超过200个国家拥有5.9亿注册用户,3000万公司,2000万工作机会,5万种技能,8.4万所学校。盘踞在此的所有人,每天数百万次完成建立人脉,更新资料,添加技能,表达求职意愿等操作。更重要的是,这些操作并非单摆浮搁,不同数据节点间的每一次链接,都在以网络效应实时呈现全球劳动力市场的发展态势。不断深耕和呵护这些数据的领英,也自然有能力勾勒出不同行业的现状与未来。

更进一步讲,无论从数据数量还是质量上,相较于一些同类产品所谓的大数据,其实更多是“统计学”底色,领英可以描绘出一张完整清晰的“全球经济图谱”,一张动态的全球人才的“清明上河图”,谁都最大程度地解锁这张图,谁就能率先受益——从这个意义上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许多人眼中,未来好的HR一定是好的数据分析师。

更值得一提的是,玩转这张“全球经济图谱”的方式不止一种,它的另一种用途,来自于营销领域——易被忽视的是,领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商业决策者,意见领袖,以及职场影响力人士聚集平台,这意味着,它天然是做营销的好地方。

首先在用户广度上,领英是目前唯一一家既能帮助国内企业针对本地用户做精准营销,又能将中国品牌与全球商业决策者精准链接的社交媒体平台。其次在投放精度上,广告主可根据用户职位,行业,从业年限,所在地域,兴趣爱好等诸多维度精确定位受众群,并对营销效果进行精准评估,最大化广告投放效果。

譬如在ConnectIn2019大会上,领英中国总裁陆坚就举例道:“有了决策者还要知道他们在平台什么时间段、什么内容下更活跃,才可能在投放时更精准地找到目标人群。比如在云计算话题下还有很多子话题,如果我们进行大数据分析,发现有些话题讨论频率非常高,但有些话题因为讨论多、参加的人多,发内容会淹没,所以品牌露出未必是好事。在领英这样的平台,不仅能勾勒出人群画像,而且这些客户画像在什么样的社区参与什么样的活动,是否非常活跃,也是我们能够提供的洞察。”

领英中国总裁陆坚

嗯,在领英上做营销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优势,意如其名,作为“引领全球精英”的平台领英用户以职场商务人士为主,能精准覆盖商业决策者:目前领英全球用户中,有4000多万商业决策者,6100多万有影响力的商务精英人士,300多万MBA毕业生;领英中国用户中,42%拥有经理及以上职位,36%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更重要的是,根据官方透露,领英用户40%个人资本净值在65万以上,50%以上家庭收入超百万,对高价值产品和服务拥有强大购买力。

而也正是由于上述几种优势,让自2016年初落地中国市场以来,领英营销业务迅猛发展,华为,阿里巴巴,IBM中国等各领域领跑者,均已在此受益颇多。

结语

追溯人类历史,每一次革命性的技术飞跃,无疑都会带来经济效率的大幅提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亦是如此。从领英的案例不难发现,就像许多学者共同指出的那样,人类正阔步走向一个与机器共舞的时代,有大量协同工作需要与机器为伴,尤其是在裹挟着更多利益的商业领域,不管你所在的行业多么“传统”,都必须尽快学会用数据智能,完成对自我价值的重新定义。

嗯,但愿在未来“均分分布”之前,你我都别被时代落下。

李北辰/文


上一篇: 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的最佳姿势,究竟是什么?
下一篇:为什么说,这款手机有可能成为双十一的黑马?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