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5-24

技术发展之快,总是超乎保守者的想象。

在不少人的直觉里,过去几年,当商业巨头在向大众布道自动驾驶时,还仿佛是在谈论未来一隅——但忽如一夜,此时此刻,人们已能清晰听到这项技术落地的声音,尤其是在共享出行领域。

譬如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最近透露,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出租车试运营;Uber和Lyft等科技新贵也正在竭尽全力,让共享自动驾驶汽车尽早上路;而传统车企也虎视眈眈,戴姆勒和博世去年就联手开发自动驾驶汽车,加快生产自动驾驶出租车。

近期,欧洲委员会也表示,希望在2030年步入以完全自动驾驶为标准的社会,“使欧洲在完全自动驾驶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全球自动驾驶竞争不断加剧的当下,令人欣喜的是,在中国这片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在宏观政策和产业环境的双向加持下,自动驾驶的落地速度更为迅速而坚定,以百度Apollo为代表,他们远早于Waymo和欧盟给出的时间表,就已在中国开启巡演模式:继在福州数字中国峰会期间阿波龙接待了1000多名观众后,百度Apollo开放平台L4级别自动驾驶汽车又在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园区展开了持续数日的昼夜真实道路测试。

今天,百度Apollo还与盼达用车在重庆启动了自动驾驶共享汽车试点运营,6台搭载了百度Apollo开放平台Valet Parking产品的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将在重庆两江新区互联网产业园“百度-盼达自动驾驶示范园区”投入为期约1个月的定向试运营。其实,今年1月份,百度Apollo和盼达合作的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就在硅谷开启了“海外首秀”。

而这也指向一点:自动驾驶+共享汽车,正式进入了落地运营的最新一轮比拼。

新一轮竞速,中国驶入自动驾驶落地运营的“快车道”

当各家企业全力竞争时,无法忽视一个最基础的事实就是:自动驾驶的产业链很长,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独舞。

可以看到,随着自动驾驶落地竞争加快,自动驾驶企业与车企也纷纷开启“团战模式”:科技巨头凭借技术长板,试图占据价值链最核心的环节;传统车企也不甘示弱,甚至以当年诺基亚的沦落为负面模板,让自己尽快完成升级迭代;而产业链上的各大供应商,也希望抓住机遇,完成利益最大化——总之如无意外,自动驾驶的全球商业竞争,大概率上会是一次“组团作战”。

在这其中,作为目前是全球涵盖产业最丰富的自动驾驶生态,已凝聚自动驾驶全产业链上100多个重要玩家的Apollo,算是在这场团战中走得最早,最快,也最深入。不难发现,坐拥庞大的中国市场,政策环境以及开放生态优势的Apollo,近期运营落地进展迅猛:陆续拿到北京、福建和重庆等地路测牌照,且与北京、雄安、重庆、保定和芜湖等地政府紧密配合,并与当地领头企业展开合作,在国内汽车重地均有深度布局。百度总裁张亚勤博士表示,随着技术、产品的不断迭代,越来越多合作伙伴的加入,Apollo已经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动能,推进着自动驾驶渗透至未来智能城市的交通脉络。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雄安新区这个“千年大计”城市,百度Apollo受邀参与未来城市交通脉络的规划,从基础设施、法律制度、运营规划等方面全方位地探索。《日本经济新闻》称,在白纸一张的土地上,以无人驾驶为前提设计的新城市,将被作为未来型城市范本昭示世界。百度主导的开发项目,引来了美国福特公司、德国戴姆勒公司以及美国英特尔公司、美国微软公司的参与。中国为引进尖端技术和实施海外布局,也呼吁外国企业参与。

众所周知,自动驾驶是“地域性”很强的技术领域:相比于传统汽车各产业链条的标准化,自动驾驶在数据采集和基础服务层面都无比依赖本地化,在一个地区训练出来的自动驾驶技术,换一个地方可能就不好使,必须通过真实事故数据考验作为参照标准,滋生于本土的百度更了解国内复杂的驾驶环境更复杂,也拥有更多的中国道路数据和资源。因此,Apollo必然成为国内外车企在切入中国自动驾驶市场的最佳合作方。从最初布局自动驾驶到李彦宏多次在政协、世界互联网大会等重要场合不断为自动驾驶摇旗呐喊,可以说,百度为中国自动驾驶抢占了先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在更宏观的维度,如今从政府到企业,态度颇为统一:起跑线相对公平,或许将给予中国人工智能及自动驾驶一次领跑权。中国作为作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政府和企业也都在全力冲刺,Apollo在全国的依次落地,还被科技部钦点为自动驾驶“国家队”,已经表明政府支持和企业合作的成效——尤其是在政策扶持上,在自动驾驶这条通向“确定性未来”的路面上,中国各地政策纷纷亮起绿灯。

《人工智能时代》作者杰瑞·卡普兰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尽管白宫也发布了AI领域的“顶层规划”,“但这种报告和政府声明在美国和中国的意义完全不同,中国拥有比美国政府强大得多的能力将计划付诸行动”——他还特意用自动驾驶举例,“譬如在美国,也许还需要20到30年,才能看到无人驾驶汽车的大规模应用;但在中国,政府可以用更大力度投资无人驾驶产业,可以在技术应用上选择更灵活的政策,更早开始在试点城市测试无人驾驶技术。”

嗯,从如今“自动驾驶+共享汽车”的落地速度看,可谓一语中的。

开启“共享模式”的中国自动驾驶还将带来更多

事实上,如今业内已经达成共识,在乘用车范畴,自动驾驶技术将在共享领域率先落地。在手机上预订,一辆汽车自动驶来,带你到指定地点,你下车后,它自动去接下一单——就像知名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所言:“未来已经来临,只是分布不均”,这种期待多年的场景,已在这个世界的局部地区(譬如重庆两江新区互联网产业园)成为现实。

而在我看来,在这场自动驾驶的落地竞赛中,“共享模式”将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其一,从商业最基础的逻辑——成本收益出发,自动驾驶与共享汽车的彼此选择,可谓各取所需:对于自动驾驶公司来说,至少在现阶段,这项技术的成本较高,与共享出行公司合作,可以分摊运营成本;而对于共享出行公司来说,自动驾驶意味着人力成本的全面释放(以美国为例,目前每英里驾驶成本约为1.2-2美金,一旦全面自动驾驶实现,成本或将降至0.5美金),且能更高效地完善车辆的调控,譬如搭载Apollo的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就已具备定点远程召唤、自主泊车和自动充电等功能,极大降低共享汽车运营商的成本——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将加速自动驾驶的普及,也将是一次商业效率上的共赢。

当然,二者合力产生的效率跃升,不只发生在商业范畴,在社会整体运行效率上,自动驾驶共享汽车的大规模落地,也是所有人共同期许的未来。因为自动驾驶共享化可以解决“一车一人”的资源浪费问题,全球大多数汽车都处于闲置状态(在中国,平均每天每辆车的闲置时间超过22小时;在美国,家庭平均汽车保有量为2台,但使用频率却不超过6%),过去几年,单纯的Uber模式已让公众看到了共享汽车在缓解拥堵和污染上的潜能,当永不停歇的新能源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这种潜力将会进一步放大,它可让车辆资源利用率最大化,改善交通和环境,而倘若一项技术能够改善交通和环境,也往往意味着政策和舆论的双向支持。

自动驾驶将带来的商业价值和社会效益不亚于汽车的诞生,有着巨大市场和交通压力的中国发展自动驾驶也更为迫切和积极,政府和企业的努力不断创造着“中国速度”。EE Times刊载的文章称,一个由强大且果断的政府所支持的开发蓝图,有望成为让中国远比美国与欧洲更早实现全自动驾驶的有力后盾。而在中国积极发展自动驾驶的开发蓝图中,最重要的推手之一就是百度及Apollo开放平台。

李北辰/文

2018-05-21

根据熊彼特的创新经济学理论,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来临,都将对原有基础设施带来颠覆性破坏,整个社会环境往往需要时间适应和接受;而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而时至今日,即便保守者也不会否认,人工智能正急速逼近这一临界点。在海量数据和算法革命的双向加持下,人工智能正在以史无前例的广度,深度和速度,逐渐成为不同行业的基础设施,并在席卷更多商业资源的同时,为公众创造价值。

更令人欣喜的是,产业界似乎正在达成共识:无论从技术,数据还是政策方面,起跑线的相对公平,或许将赐予中国AI市场一次难得的领跑权。尽管短时间内,诸如DeepMind等拓展人工智能新边疆的的“学究式”公司不会在中国诞生,但若论及产业落地的速度,在很大概率上,中国或许将成为先行者。

当然,这需要各种外力的帮衬。

技术拐点与政策优势

不知你是否察觉,搁置在中美关系略显敏感的当下,加之中国产业升级的不断深化,中国在AI等新兴技术领域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不少美国媒体的神经。

譬如不久前《华尔街日报》就曾分析称,尽管美国同样将巨大资源投入AI领域,但在这场重要的全球竞赛中,中国拥有孕育AI最佳的社会土壤,因为这里占据了三大优势:7.5亿网民的巨大数据量,人数庞大的软件工程师,以及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的确,首先从技术维度,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李德毅概述的那样,AI的崛起并非空穴来风,技术演化自有其内在脉络,“是大数据成就了人工智能,互联网成就了大数据,云计算成就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或宽带光网成就了云计算”——这一轮人工智能革命之所以爆发,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暴增的数据红利。

最近,作为2018年中国·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首届中以科技创新合作论坛上,不少嘉宾就谈到了中国人工智能的现状,中国科学院院士毛军发就表示:“我们国家各种各样的数据在全世界应该是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从冷数据,比如说人口、疾病的种类到超大城市治理,一直到热的数据,就是不断变化的数据,到股票的交易、交通的数据,到医疗数据等等,我们国家都是非常丰富的,具有很好的发展人工智能的条件。”——而就像《华尔街日报》所言,此时此刻,中国近8亿文化相似,语言一致的互联网用户,正在为不同领域的人工智能贡献智慧,这是一个不可逆的历史进程。

另一方面,如你所知,AI在不同行业的破竹之势,得益于大数据与深度学习的相互成就。作为一次算法层面的标准确立,深度学习让不少巨头公司积攒下来的旧算法忽然落伍,猎豹移动CEO傅盛曾举过一个例子:譬如之前做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的可能是不同算法,但深度学习将其底层逻辑打通,本质上成为一种算法,这也是为什么谷歌进入语音识别后迅速超越了IBM多年的技术沉淀——这种技术上的异地重建和另起一行,意味着人工智能或许是中国目前“投入产出比”最快的自主创新领域,这也给了中国企业蓄势待发的良机。

而从政策支持的角度,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也致力于从国家战略层面推动AI落地,并已勾勒出详实的蓝图:2020年,人工智能总体技术和应用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AI产业成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2025年,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实现重大突破,部分技术与应用达到世界领先水平;2030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倘若蓝图落地,无疑是中国速度的又一印证。

当然,当终点的旗帜如此明显,AI赛道也就变得格外拥挤。就像毛军发在论坛上所言:“现在全世界从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到东亚的日本、韩国、中国,欧洲的英国、法国等等,几乎全世界科技比较发达的国家,都在制定和执行他们自己的人工智能发展战略。”

而值得玩味的是,作为政策对比,就像《人工智能时代》作者杰瑞·卡普兰所言,尽管美国白宫也发布了《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战略规划》,“但这种报告和政府声明在美国和中国的意义截然不同,中国政府拥有比美国政府强大得多的能力来将计划付诸行动……譬如在美国,也许还需要20到30年才能看到无人驾驶汽车的大规模应用;但在中国,政府可以用更大力度投资无人驾驶产业,可以在技术应用上选择更灵活的政策,更早开始在试点城市测试无人驾驶技术。”

总之,在技术拐点和政策优势的合力作用下,中国AI发展将颇为可期,譬如普华永道就曾给出大胆而乐观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将达到7万亿美元,世界第一;美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为3.7万亿美元,世界第二;欧洲人工智能产业规模为2.5万亿美元,世界第三。

AI+”产业落地的关键

当然,将视角拽至当下,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若想从理想照进现实,不同团队需要从现在开始,找准细分赛道,在不同领域埋头深耕,完成“AI+”的产业落地——在我看来,AI技术路径已如此鲜明,率先完成场景化落地,是赢得未来的关键。

事实上,作为今年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的一项重要活动,在5月18日举办的京津冀人工智能与未来科技发展对接洽谈会上,山东大学机器人研究所所长李贻斌就指出:人工智能的发展,大概分为两个驱动力,一个是“技术驱动”,一个是“应用驱动”。而在我看来,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攻克后者或许是更睿智的选择。

这不难理解,众所周知,人工智能产业链大概分为三层:最底层是芯片等地基,这一层门槛高企,就拿最近敏感的CPU和GPU来说,中国赶上美国可能需要5-10年;中间层则包括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通用技术——事实上,敏锐者早已察觉,上述两层更多是巨头的机会,他们拥有的资本和生态打法(比如免费),远非其他团队所能比拟。

所以AI团队最睿智的打法,是在应用层选择一个垂直领域,一头扎进去,用自身积淀下来的行业知识(比如数据),建起一条夯实的护城河——更重要的是,相比聚光灯下的C端市场,“AI+行业”的细分赛道其实也非常宽广,就像腾讯研究院在《中美两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报告》中所言:“得益于近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中国积累了巨大的C端用户基数,但在B端的制造、交通、金融、医疗等传统行业仍然发展相对落后,中国的传统行业借助人工智能实现转型升级的需求更为迫切,市场增长的后劲很足”。

举个例子,在中以科技创新合作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巴德年就直言:“人工智能和医学的结合可能在不久将来为养老、护理、医疗,以及整个医疗质量的提高和人手所不能完成的工作,十分可能开展出一个崭新的局面。”

当然,在我看来,除了商业资本,技术力量和宏观政策,不同人工智能团队在不同行业的迅速落地,很多时候需要其他外部力量的助推,它很可能来自地方政府和产业园区运营商的扶持。

譬如华夏幸福就颇具范本意义。最近些年,他们以市场为导向深耕县域,通过PPP模式与合作区域政府建设运营产业新城,打造产业集群。这一合作形式优化了市场与政府的资源配置,让AI等新兴科技领域更合理地走完技术先导,产品跟上,商业落地的闭环。而从实际效果来看,通过为区域提供产业发展的全流程解决方案,华夏幸福着实促进了产业链核心环节的集聚效应,让不同领域的团队更具效率地释放势能。

就以人工智能产业为例,在大厂产业新城,人工智能产业集群已成为华夏幸福着重打造的重点——就在上个月,受益于优质的区位优势和产业环境,韩国人工智能领域专业平台公司GCT及Future Robot,Live k,3D Factory,维多利亚和大韩安全教育协会等6家高科技企业集体进驻大厂产业新城,与华夏幸福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这是韩国高科技企业首次集体进驻大厂产业新城。

此外,在与人工智能关系密切的机器人领域,华夏幸福为香河产业新城引入世界知名的美国ATI工业自动化,日韩合资安川都林和德国尼玛克等近百家企业。目前,香河机器人产业集群已聚集了一众上下游企业,可充分完成在技术,设备和客户等行业资源上的协同进化。

而在香河之外,华夏幸福也在安徽和县、肥东、浙江南浔打造机器人产业集群,构建集机器人研发、核心零部件、本体制造及系统集成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这一系列产业集群的搭建,对中国智能制造的发展,无疑是巨大利好。

总之,一切指向一点:在以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为代表的科技领域,中国已手握一副好牌。

从企业数量和质量上,中国人工智能初创企业融资额全球第一,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也在中国;中国工业机器人在连续五年成为全球第一市场的同时,也正处于智慧转型的关键时期;从政府扶持角度,一系列自上而下的政策利好,在短时间内纷至沓来;而在产业链整合角度,各种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产业聚集,也正在发挥重要的纽带作用,与其他力量一起,勾勒出人们期许中的未来样貌。

希望这副好牌,能帮助中国赢得一个更好的未来。

李北辰/

2018-05-17

物联网+人工智能,</p>
	</div>
	 <!--<strong></strong>-->

    <div class=浏览数: 次 归类于: 未分类 — libeichen @ 18:51 评论(0)

2018-05-16

媒介变革之快,总是超乎人们的想象。

在中国,并未花费太久的时间,电视“进化”为智能终端这件事就深入人心。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Q1智能电视激活终端较2017年增长11%,达到1.65亿台;日均开机时长达到311分钟;日均开机更是达到了20498万次。

令人欣喜的数字背后,除了再次印证大众已完成对智能电视的认知迭代,也预示着行业生态和商业模式的一次蜕变——就在此刻,一个新的流量风口已悄然而至。

其实很好理解:一方面,OTT大屏巨大的激活量,就等同于巨大的流量,而流量永远是互联网商业逻辑的基石;另一方面,在这个注意力无限分散的时代,当整个流量池日趋被广袤的内容疆域所稀释(罗振宇甚至提出“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它永不波动,几乎恒定),相比于移动互联网在攫取注意力上的入不敷出,OTT大屏产生的黏性却扶摇直上——OTT开机超过300分钟的观看时长占到了42.7%。

所以不难发现,各大品牌开始切换赛道,愈加珍视OTT大屏的商业价值,OTT大屏是下一个流量池,也已成为所有敏感于趋势的广告主的共识。据奥维数据统计,去年投放在OTT平台上的广告额高达26亿元,今年有望突破60亿元,且很可能在明年达到百亿规模。

而在我看来,如今广告主对OTT大屏的青睐有加,其实是一次顺势而为。纵观人类媒介变迁史,从报纸到广播,从电视到互联网,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每一次全新媒介形式和生活方式的涌现,都会看到广告和营销形式的率先渗入。

在OTT大屏这片增量市场的起步阶段,没人想要落下。

心无旁骛聚焦大屏广告革新

事实上,就像酷开网络执行副总裁封保成在刚结束的“中国IPTV/OTT视听产业高峰论坛”上所言:以智能电视为中心的客厅营销时代已经来临,电视大屏的商业化运营也已经从最初的尝试性选择,成为推动行业发展的必然之举。

进入2018年,酷开网络雄心勃勃地提出要在未来三年打造“亿级终端俱乐部”计划(要知道,整个中国的有线电视覆盖量是2.5亿),这更像是一次顺应趋势的主动进化。更让人惊讶的是,为了能在OTT领域快速发展,酷开网络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剥离电视业务,未来酷开品牌电视产品、供应链、业务、营运、服务团队将全部平移整合至创维全球电商中心,心无旁骛地聚焦网络运营业务。而酷开网络这种心无旁骛,亦是一次与品牌方的共赢。

首先,受益于酷开网络的精细深耕,OTT大屏得以演化出新的广告模式,释放出新的传播价值,为广告主带来更多收益。

智能电视诞生以来,开机广告和贴片广告,几乎是唯二的变现手段,但业内心知肚明:遵循着移动互联网的相似路径(头部APP以开屏广告为起点,演化出一系列令人眼前一亮的广告模式),相对单一的传播样式已“配不上”OTT市场的扩张速度,只有求新求变,才能释放出客厅经济的全部价值。

颇为欣喜的是,针对这一行业痛点,在新思路和新技术的双向支持下,酷开网络摸索出了一系列合乎广告主——乃至用户心意的广告形式,除了开机广告,霸屏广告和频道入口广告还有智能识别广告,AI语音广告等共13种广告形式,以及不同组合衍生出的200多种广告组合方案,可以在不破坏用户体验的同时,保证广告主的利益最大化。

其中最值一提的即是AI语音广告。百度DuerOS的深度加持,让酷开系统庞大的用户群率先体验到了人工智能的福祉。众所周知,就像鼠标让电脑变得易控,触摸屏让移动互联网时代成为可能,语音交互的完善和落地,拉开了“AI +IoT”时代的磅礴序幕。而在语音交互大规模爆发的前夜,酷开系统提早完成了与AI长板的嫁接,全新的交互逻辑,不但能为酷开用户提供丰富的使用体验,也赋予大屏广告更为宽阔的想象空间。它将与其他广告形式一起,在为广告主带来高曝光同时,大幅提升用户的参与度,让用户从交互中得到更好的服务。

事实上,酷开网络的精细深耕,也收获了市场回报。受益于“大流量”,“高互动”和“高粘性”的广告效果,在短时间内,酷开系统就收获了宝马,奔驰,奥迪,香奈儿,蒙牛,京东和阿里巴巴等300多家品牌。

真金白银投入 玩家意识营销

另一方面,正如心理管理学家陈禹安所言:在广告行业变革同时,消费者心理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即从“用户意识”转向了“玩家意识”——酷开深知,只有那些让消费者(尤其年轻消费者)觉得不突兀,且“好玩”的营销方式,才能占领他们日渐挑剔的心智。

于是你会看到,在整个OTT大屏生态,酷开正在以某种“盟主”的姿态,结合节日热点和合作伙伴的具体需求,不断通过大屏营销活动撬动流量,用资金投入吸引关注。

譬如,今年春节期间,酷开网络与品牌主一起深度合作,通过现金红包、实物奖品、福卡和商品代金券等多种方式,10天内投入1000万资源,为参与活动的广告主带来3.08亿次曝光,覆盖1019万家庭;随后在418创维30周年活动中,酷开网络又策划出电视版“大富翁”游戏,通过活动界面的品牌商品植入、任务广告、中奖弹窗、游戏宝箱等广告形式,投入1500万资源,最终实现广告累计曝光2.6亿次, 有2572万家庭参与互动。

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据官方透露,这种充满“玩家意识”的营销策划,将在今年世界杯期间得到充分释放。在一个月的盛夏时光,酷开将投入3000万资源,集中展现出OTT大屏广告的内在潜能。而在随后的暑期、中秋和国庆等时间窗口,酷开也希望通过一次次运营策划,掀起一场场大屏狂欢。

当然,大屏狂欢的基础,源自酷开系统的不断完善。

在数量上,目前酷开网络不仅为创维和熊猫等国内品牌提供系统支持,还为飞利浦和松下等外资品牌提供系统服务,去年酷开运营的终端就已达3300多万台。

在质量上,受益于对影视、教育、旅游、音乐等七大内容版块的全面覆盖,在终端日活率和日活使用时长等关键指标上,酷开网络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且奥维云网的调查数据显示,酷开终端用户具有年轻化,高学历和高收入特点,拥有更强的付费意愿和能力,这无疑是广告主希望看到的。

结语:飞轮效应

剖析酷开网络的商业逻辑,不知你是否察觉,颇为类似亚马逊引以为傲的“飞轮效应”(会员服务吸引更多消费者,云服务等基础设施吸引更多卖家,卖家多了会进一步留住消费者,消费者多了卖家越离不开,亚马逊的基础服务也更具竞争力,三方不断互相巩固,彼此嵌套)——拥有庞大的运营终端,出众的技术和运营能力,以及高质量用户的酷开系统,也在让它们之间不断协同进化,震荡放大。

最终结果就是,生态体系里所有角色的利益最大化:广告主攫取了更多流量和关注;用户收获了更多内容和服务;而对于已经跃居客厅营销第一入口的酷开系统而言,这种“飞轮效应”势必带来收益递增的滚雪球机制,从而不断夯实第一入口的地位,连接更多的用户,释放更大的价值。

李北辰/文

2018-05-10

今天,京东叮咚mini2就以79元的低价首发。这一价格,要比天猫精灵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推出的99元,还要低20元。而也在今天,喜马拉雅旗下的晓雅Mini AI音箱在京东全款预售,首发价299元,距其推出第一代小雅AI音箱仅不到一年时间。

目前,国内智能音箱出货量从十几万迅速上升到百万级,业内人士预估,2018年智能音箱市场至少会翻倍。在供给端,中国智能音箱厂商大概已到50—100家。

但直觉便知,所谓“百箱大战”只是阶段性战役,这一领域只会残存少数(可能10家左右)有一技之长的玩家。

而在我看来,无论哪种打法,至少在现阶段,智能音箱的当务之急,不是作为“智能中枢”去“连接万物”,而是迅速掌握内容输出能力。

为什么这么说?

拥有“不受制于人”的内容越多,壁垒越夯实

在不少人的期待中,他们花几百元购买的智能音箱,能立即委以“智能管家”重任,可以帮忙打理家里一切,还能在无聊时陪人聊天。

实际上,目前语音交互技术尽管识别率很高,但只能完成模式化应对,一旦试图进行跨场景和跨任务对话,就会经常陷入尬聊,人与机器离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交流”还有一段漫长之路。

在使用目的上,现阶段智能音箱能做的还是相对简单的事,譬如根据亚马逊Echo公开资料显示,大多数用户的最高频行为仍是收听内容。

不仅是亚马逊,内容之于音箱的重要性,在国内市场同样明显。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18 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目前用户黏性最高的音箱不是BAT和小米等巨头,而是喜马拉雅旗下的小雅AI音箱,其月人均使用时长近600分钟,人均使用次数240次,使用频次是天猫精灵及小米的7-8倍。

为什么数据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小米AI音箱的主要职能是,协助用户完成对家用电器的控制,而天猫精灵偏消费领域的搜索,会推荐热卖产品。小雅AI音箱却是基于喜马拉雅自身的内容基因而应运而生的。作为音频行业的巨头,喜马拉雅占据整个音频市场73%的份额。

我认为,很长一段时间内,相比于语音交互技术的趋同,内容资源才是智能音箱的最大壁垒——不同于国外内容资源的相对开放(Amazon的Echo Sho也可以播放YouTube),无论音频还是视频,中国市场的版权之争都更为惊心动魄,谁拥有“不受制于人”的内容越多,谁的壁垒也就越夯实。

目前很多智能音箱的内容多是与第三方平台授权合作,这种“弱关系”充满各种不确定性,譬如接入百度等音频资源的叮咚音箱,在2017年末就突然无法调用歌曲资源。

而深耕音频行业多年、占据最大内容红利的喜马拉雅,也就顺理成章被推到智能音箱的风口,成为抢占用户时长最多的幸运儿。

更精准的赛道

“三岁以前,哪怕没有书,只要妈妈每天积极给孩子讲述周围事物,其实就已经是在进行中文启蒙了,首先是听觉上让孩子去熟悉中文。但是四岁开始,只有妈妈简单的发挥和讲解,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孩子了。”五岁女孩的妈妈韩青说,优质的声音课程绝对是妈妈们最好的助手,“小雅音箱解放了我的手机,成了女儿的小机器人朋友。”

去年底,喜马拉雅FM副总裁李海波曾透露,小雅AI音箱65%的用户为儿童,他们今天推出的第二代产品晓雅Mini音箱对内容进行了全面升级,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幼儿教育,推出了更具科学体系化的音频内容,首日销售量破10000台。

从外部大环境和需求上看,亲子类内容的确是一条无比宽广的赛道,市场也在印证这一点。易观发布的一份数据报告就指出,2018年亲子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万亿元,同时小鹅通的数据也指出,内容付费的客户里,母婴亲子行业占比达到10%左右,且数字在持续增长。

晓雅Mini聚焦儿童市场,在内容端选取了喜马拉雅站内最优质的母婴及儿童类内容,主打“十万名师在身边”,从聆听名家的胎教音乐到育儿专家1v1指导,从特级老师的语言启蒙到顶级作家的文化解读。覆盖了喜马拉雅全站音频内容,满足0-14岁孩子的兴趣启蒙。换句话说,晓雅Mini音箱可以陪伴孩子走过童年的全部旅程。

如前所述,目前国内智能音箱市场最具黏性的玩家正是第一代小雅AI音箱,而全新升级后的晓雅Mini在继承其衣钵的基础上,更是会不断打磨音频内容算法,譬如,节目推送机制的处理上,根据不同儿童收听习惯,以最优的时间和方式将优质节目推送至音箱中,引导儿童听学助长。

结语

事实上,回溯历史,最近几年,每当出现一种新技术驱动的内容载体,亲子类内容总会率先尝试。

譬如2011-2012年,伴随着iPad的横空出世,人们期待这种新的交互形式能带来亲子教育市场的爆发,但由于缺乏真正成体系的课程,这批产品更多昙花一现。

又过了两三年,亲子内容创业者将主战场选在了移动端,呈现的内容也更为体系化,但彼时内容付费尚未深入人心,盈利模式的缺失让这些产品日渐式微,而且对于孩子来说,如果没有家长的陪伴,手机可能并不是教育内容的最佳载体。

也因如此,如今在“知识付费”和“智能音箱”的双重风口下,更多人开始相信,这一市场的爆发元素终于凑齐,二者的彼此融合,可以产生真正理想的亲子类内容。

而在我看来,如果这条路是通的,也将再次证明:在智能音箱大规模爆发的前夜,内容的多样性,才是它的真正基石。

李北辰/

2018-04-27

为什么说,“自动驾驶+物流”是个被忽视的市场?

时至今日,没人会怀疑,在触手可及的未来,自动驾驶会形成一个难以估量的庞大市场。

而当终点的旗帜如此明显,赛道也就变得格外拥挤。过去几年,无论各大传统车厂,科技巨头还是林林总总的供应商,都在以一种军备竞赛的心态开足马力,在自动驾驶的路上跑马圈地。

但不知你是否留意,或许是在科技媒体的过度洗礼之下,当我们在谈论自动驾驶时,约等于就是在谈论乘用车的自动驾驶,但事实上,在分食自动驾驶这盘裹挟着巨大利益的奶酪时,不同团队其实早已厉兵秣马,在不同路面上并行奔跑。

譬如按照不同场景:有人盯准乘用车市场,就有人觊望商用车市场;有人希望让自动驾驶穿梭于闹市之间,就有人希望让自动驾驶卡车来往于高速路的两端,或者在港口码头等封闭低速环境下默默耕耘;有人专攻城市,就有人转战农田……总之,自动驾驶对人类的福祉,会出现在不易被大众察觉的场景。

举个具体的例子,物流。

如果你看过《集装箱改变世界》就会知道,在20世纪人类各种眼花缭乱的发明里,集装箱势必占有一席之地,它让人类物流体系标准化,形成了巨大的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让从A地到B地的货物运输成本忽略不计,并最终成为全球贸易爆发的基石,从那一刻起,物流系统也被视作全球贸易的毛细血管。

为什么说,“自动驾驶+物流”是个被忽视的市场?

尽管如今很难有哪项物流技术能与集装箱相提并论,但令人欣喜的是,在经历了人工生产,机械化和自动化阶段之后,物流行业正在进入到整合各项传统科技与新兴科技,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前沿技术为引导的智慧化阶段。无论是运输,仓储还是配送环节,几乎都正在被你所熟知的各种黑科技所加持,譬如在运输环节,产业界就非常相信:自动驾驶将在经济成本和配送效率上做出巨大贡献。

嗯,在我看来,由于远离媒体聚光灯,自动驾驶在2B领域的摸索和进步,似乎有些被低估了。

当自动驾驶遇上高速公路

让我们先从高速货运的场景谈起。

在过去的直觉里,自动驾驶率先落地的场景,大概率上会与“共享理念”融合。你可能已对如下想象倒背如流:在APP上预订,一辆汽车自动驶来,带你到指定地点,你下车,它自动去接下一单。在人们的期许中,共享自动驾驶汽车能大幅提升社会效能(私家车95%的时间处于停放中),改善自然环境,甚至打破工业时代城市规划的枷锁,重新释放城市居民的自主权。

我当然相信,上述美好景致,终会变成现实——但若论商业落地的速度,共享模式,乃至整个乘用车市场,都不见得是排头兵。最近几年,产业界似乎正在扭转共识:大概率上,商用车会比乘用车更快完成商业落地,在许多人眼中,自动驾驶卡车会比私家车更快实现规模量产。最近的GMIC上,我就听智加科技PlusAI(硅谷无人驾驶公司)副总裁付强谈到,当自动驾驶遇上高速公路,会几乎会立竿见影地改变货运现状,让这一相对枯燥的行业更为高效,经济和安全。

这不难理解,如果说乘用车的最大属性只是出行工具,货车则更像是成本颇高的“生产工具”。角色上的差异,会让后者对自动驾驶技术有更为迫切的需求,因为货运行业通常只关注两个指标:安全和成本,这两点对自动驾驶技术都不是难事。

为什么说,“自动驾驶+物流”是个被忽视的市场?

先说技术,众所周知,人工智能的完善需要数据的喂养,相比于城市内部复杂的“网状”路线,货车在高速路上是“线状”行驶,道路环境单一且相对封闭,这种从A到B的重复线路会让数据不会被过渡稀释;另一方面,由于更多是“生产工具”,货车的用户体验也不用像乘用车那么复杂,对算法的要求相对较低,也更有利于量产。

而货运公司拥抱自动驾驶的真正理由,是它可以大幅降低成本。利润低,成本高(尤其人工成本)是货运领域的最大痛点,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早已让其快速成为物流运输大国,中国拥有超过700万辆长途重卡和1600万重卡司机,整体物流业占GDP比重将近17%,其中公路运输占比70%,有人曾算过一笔账,仅以1600万干线运输司机为例,如果能减掉一半,按一名司机年薪12万算,这就已是个万亿级别市场。而除了人力成本之外,油耗在干线运输成本中也占有较大比例,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预期能减少约15%的油耗成本。

当然,众所周知,自动驾驶能大幅提升公路安全,这在高速路上显得尤为迫切。在中国,货车司机因疲劳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屡见报端,而自动驾驶不存在这个问题,能为物流货运带来更为安全的操作。

其实就像人工智能学者塞巴斯蒂安·特隆总结的那样:“驾驶事故是年轻人死亡的第一杀手,所有这些事故几乎都是由人为错误而非机器故障造成的;而在自动驾驶的帮助下,我们还能让高速公路的承载量提升2到3倍——通过优化车辆的位置,让它们在较窄的行车道上近距离行驶,进而消除高速公路拥堵。”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看来,政策也颇为利好。商务部等5部门在《商贸物流发展“十三五”规划》通知中就指出,要加强商贸物流信息化建设,推广应用人工智能等在内的先进技术,探索发展与生产智慧物流生态体系。使自动驾驶在国民经济的核心产业领域释放出更大潜力。

不同场景的落地

一切指向一点:作为未来人类智慧物流的重要一环,即将率先落地的自动驾驶商用车市场潜力巨大。

趋势背后,是各大厂商的积极应对:无论是戴姆勒这种传统车企,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还是特斯拉和Otto(6.8 亿美元被 Uber 收购)这样的科技新贵,在自动驾驶货车方向均有布局。而与其他AI领域非常相似,市场的广阔,让初创团队完全有资格与大公司共舞。

值得一提的是,在很多人眼中,相较于未来乘用车市场更宏大的蓝图,巨头们只把商用车当做对冲风险的副线,研发精力大多集中在乘用车的主线——这意味着,自动驾驶商用车更像是某种“边缘性创新”,如智加科技PlusAI这种创业公司更可能成功突围,作为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测试牌照的企业之一,他们已经迅速掌握了包括高精地图制作,基于深度学习的感知,路径规划和控制等技术在内的L4级别全自动无人驾驶能力,这让他们有能力提供给厂商一整套可立即商用的解决方案,推动自动驾驶在不同场景的落地。

比如一个特殊场景:港口码头。

如果说人工成本高,危险系数高,工作环境苦,是横亘在公路货运领域的三道关卡,那么这三道关卡,在高温,高盐,高海风的港口码头无疑会成倍放大。正因如此,港内集装箱卡车也急需与自动驾驶技术完成嫁接。

其实与公路相似,近年来随着中国进出口贸易日益繁荣,港口码头物流压力倍增,需要24小时高效、安全、精准运转的港口,对于无人化运输的需求非常迫切,而港内集装箱自动驾驶卡车,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司机短缺,且大幅降低港口运营成本,提升运营效率。

港口正在完成自动化的蜕变。譬如就在不久前的青岛港集装箱码头,搭载L4级驾驶系统的商用重卡解放J7全程以无人驾驶状态工作,顺利完成了包括自动装货、行驶、转向、停车、卸货等一系列关键港口标准作业,成为首次在港口真实生产环境下的商用车实地作业。作为一汽解放的战略合作伙伴,智加科技(PlusAI)为解放J7的发布提供了独家的无人驾驶技术支持。

这并不容易,众所周知,港口龙门吊的设计结构(有些吊臂下面左右空间不到10cm)决定了卡车必须精准停在吊具下方,前后误差不能超过5厘米。加之桥吊钢笼结构还会屏蔽信号,导致卫星导航系统无法精确定位,都会增加精准停车的难度。而为了解决低速条件下精准定位的问题,PlusAI也通过融合了深度学习视觉算法,使用车道线检查、LIDAR(激光探测与测量)以及SLAM(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等方案,操控解放J7将停车误差控制在正负2厘米。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少人眼中,相比于“无人工厂”里来回穿梭的小型机器人,无人重型卡车在码头上的闪转腾挪,其实更具视觉冲击力。

总之不难发现,无论在高速公路,还是港口码头,“自动驾驶+物流”正在媒体的聚光灯之外,完成对运输效率的改造,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率先落地的商用场景。

李北辰/文

2018-04-26

猝不及防的“禁令”让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着中兴甚至中国科技的“缺芯”之痛。美国对中兴下达了长达7年的元器件禁售令,中兴迎来成立至今最大的至暗时刻。

对中兴事件最惯常的评判视角,我们再熟悉不过:贵为全球通信巨头,患有严重“芯病”,让它被人轻易扼住咽喉。

中兴这场无芯之痛引发的关注空前,原因在于这或许只是当下中国科技行业的一个缩影。 中国是全球最大集成电路市场,但主要产品严重依赖进口,2013年以来中国每年进口超过2000亿美元的芯片,去年更是达到了历史峰值2601亿美元。

也不只是芯片,拿与大众关系最近的智能手机为例,在这个高度由模块化搭建的大厦,从长长的供应链名单中遴选零部件进行拼凑,是大多数国产手机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芯片是高通的,操作系统是谷歌的,屏幕是夏普和三星的,相机模块是索尼的……由于游离最充满不确定性的上游市场之外,一旦供应链上某个环节出现偏差,后果往往很难收场。

当然,中兴事件带给我们的不该只是过度悲观,更多应是反思进而带来的改变。当下还有回旋余地,未来更是不可限量。AI大潮之下,中国科技产业若想蓄势“回击”,扳回一局的可能性比任何时候都更大。

中美AI对决:AI语音操作系统在各自赛道上齐头并进

我们必须承认,芯片市场的技术壁垒,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打破,保守估计,在CPU和GPU领域,中国赶上美国可能需要5-10年,更不太可能诞生英特尔这种超级巨头。但令人欣慰的是,我们有更具优势的领域,从政府到企业,目前态度颇为统一,希望中国在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兴领域实现弯道超车。

这并不难理解。美国人当然觉得中国“新四大发明”给予人民巨大福祉,但却不会产生某种“忌惮”情绪,因为它们并不是掌舵未来的密匙。而业内目前基本达成的共识是:如果非要挑一个美国最担心中国的技术,或许就是人工智能了。事实上,人工智能也是中国目前“投入产出比”最快的自主创新领域。

去年《纽约时报》在采访大量美国政府官员和硅谷精英后得出结论:中美是在人类最新一轮人工智能竞争中势均力敌的两个对手。《华尔街日报》最近更是分析称,尽管美国同样将巨大资源投入AI领域,但在这场全球竞赛中,中国拥有孕育人工智能温润的社会土壤,占据了三大优势:数量庞大的软件工程师,7.5亿网民的巨大数据,以及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从技术逻辑上,就像Gartner研究副总裁盛陵海在接受一财采访时所言,人工智能的核心竞争力是数据和算法,芯片壁垒没那么大,美国对中国芯片封锁不会阻碍中国人工智能发展,而且“根据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战略,人工智能芯片在安防、军事、视频人工智能算法等方面都有用武之地,而且是刚需,订单不用担心,只要技术过硬,完全可以取代国际巨头。”

而从产业落地角度,中国也的确手握一副好牌。BAT也都在大力布局AI,百度颇为激进地提出All in战略,甚至不止一次表示由其自主创新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要做“人工智能时代的Android”,并且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业务进展和技术创新颇快。

技术创新之余,操作系统是“命门”

最易被忽视的一点,相比于芯片制裁,美国对中兴最“狠”的打压其实是Android操作系统。路透社就指出,在美国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出售元器件后,中兴的移动设备可能无法再用谷歌的Android系统。如果说芯片尚存其他替代性方案,那么在基于移动互联的操作系统领域,由于网络效应的先行者优势已太过明显,很难找到替代可能。

AI领域也是一样。在迅速兴起的智能语音行业,亚马逊Echo系列产品之所以能快速占据美国智能音箱大半壁江山,甚至在进军所有硬件设备中势如破竹,深层原因在于其智能语音系统Alexa的成功、被认可与被使用。美国市场另一个强劲对手便是Google,谷歌的语音操作系统Assistant的强势入局也让美国智能语音市场竞争突起。当然,这是美国语境下。在中国,新兴的智能语音人机交互方式如果需要快速崛起,复杂的中国本土环境或许是中国企业最强的壁垒和保护伞。

对于成长为足以对抗Amazon Alexa和Google Assistant的语音操作系统,百度DuerOS是有底气也是有信心的。从智能语音技术最需要的数据土壤来说,百度无疑是中国市场最有发言权的,作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拥有积累多年的亿级用户请求、十亿级的知识图谱实体、语音调用和音频数据、千亿的图片和网页等数据,足以为DuerOS调优和学习进步提供养料。

技术方面,百度在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多轮对话技术、搜索技术等方面具有深厚的实践经验积,其语音识别准确率达到97%,深度语音识别系统Deep Speech2入选MIT 2016十大突破性技术,为更好深研语音唤醒,还全资收购了专注于语音唤醒和自然语言理解的人工智能创企KITT.AI,并开放了智能设备语音唤醒和自然语言处理等核心能力,技术实力更无用担心。

当然,数据多也好,技术强也罢,都需要当下环境的反馈与训练才能更好调优,这是DuerOS之与Alexa更具优势的地方。

开放赋能加速 中国智能语音操作系统落地速度快过硅谷

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曾多次感叹,“硅谷的速度是很快的,但中国比硅谷的速度还要快”。仅拿国内最激进的百度DuerOS为例,自2017年7月宣布成立至今,其合作伙伴已迅速奔进到160多家,平台回答用户累计问题次数已超过24亿。设备激活方面,从外界获知的数据来看,截止2018年1月,搭载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数量已经突破5000万,月活跃设备更是超过1000万,这些数据在国内外的智能语音行业也是超前的。

不仅是落地速度,对比亚马逊Alexa在美国的发展,DuerOS在中国真正做对了市场,走对了路。3月开始,百度内部大力整合成立SLG部门,加速布局智能家居领域;DuerOS相继与TCL、海尔、美的、创维这些行业巨头达成合作,可预见的是,将来数以亿计的设备落地走进众多中国家庭;合作之外,投资家电品牌也不乏百度的身影,陆续将极米、创维酷开等电视品牌收入囊中;联合小鱼在家重磅发布国内首款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就在4月23日,百度DuerOS赋能的人工智能车机系统东风风神WindLink3.0在北京正式发布,其极高的硬件配置、极简的UI体验、极速的AI语音和极致的应用生态四大亮点,让WindLink3.0成为行业领先者。动作频次之快可谓空前。在人工智能领域,本土自主创新的科技巨头的滚雪球效应已经开始浮现。

尽管政府对AI的扶持力度已属空前,但中兴事件发生后,相信很多人还是希望在中国最可能弯道超车的核心技术领域,政府能从战略层面对本土企业有更大帮助(要知道,当年硅谷也是在美国政策扶持下,经历几十年持续投入才成为今天的硅谷),譬如出台鼓励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等政策,更高效地聚拢产业资源,扶持如百度等坚持在AI领域的自主创新的科技企业。就像李彦宏所言,“人工智能时代开放平台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因为没有一家有足够多的数据,只有把更多数据汇集在一起,算法也好、技术也好,才能够展现出来更大的影响力。国家应该鼓励所有的公司尤其是大公司来开放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的平台。”

总之,中兴事件就像一面镜子,看到当下窘境之余,也折射出如下常识:在科技世界,尽管“拿来主义”随处可见,但倘若真有什么东西可被称为壁垒,最大可能即是核心技术本身。要实现网络强国,就必须加强自主创新,推进技术突破,否则就会受制于人,而未来中国的AI不会让国人失望。

李北辰/文

2018-04-25

历经多年争端之后,新零售的概念,让电商和线下门店达成和解:流量和获客成本的不断攀升,消费升级时代场景化服务的软肋,都让电商平台纷纷加码线下;与此同时,在新技术的加持下,传统线下门店也试图完成“智慧门店”的蜕变。

而早在新零售概念破茧而出之时,就有人探讨,这种“和解”过程是如何达成的?线上线下“殊途同归”的背后逻辑是什么?答案或许是多元的,但倘若挑出一个核心原因,那可能就是:效率。

追溯商业零售史,大概经历三次变革:实体零售,虚拟零售以及虚实结合的所谓新零售,但“效率最大化”一直是千古不破的商业追求。作为本轮新零售的舵手之一,雷军就曾用坪效惊人的小米之家为证,阐释“新零售的本质就是效率革命”。

嗯,消费革命正在发生,在这个物质唾手可得的时代,年轻消费者正在成为希望“随时了解信息,随时货到手中”的“即时性动物”,就像罗振宇在去年跨年演讲时所言:“不管各家打法是什么样,最终就一样,所有消费者在买东西的时候,是想要就要,马上就要,消费欲念刚刚升起,支付就已结束,消费欲念还没有消退,快递就已上门……从一个城市,一个中心仓,到一个小区一个前置仓,到你楼下的夫妻老婆店,到你办公室就在你工位旁边的无人超市,货是一点一点在‘逼近’你。”

或许“逼近”的说法稍显极端,但必须承认,无论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还是其他智能技术,线上线下的融合,核心诉求之一就是对效率的渗透。

最近,就新零售问题,我对优衣库大中华区CMO 吴品慧有过一次采访,她的一个观点令我印象蛮深,尽管优衣库完全有资格对门店体验引以为傲,但吴品慧却深谙一条更重要的逻辑:“很多时候我们讲新零售,好像就是说消费者去一定是要‘体验’,但零售本质是要把人、货、场做最好的流动效率。从这个意义上,服务跟体验是两件事情,你必须先把服务做好,我想要买,让我快点买到,我想要这个颜色,让我买到,这件事是基础,其他东西都是加分的。”

事实上,零售业最近一条大新闻就来自优衣库。为了更好打通线上与线下渠道,基于AR等技术,他们在全国近600家门店推出了让消费者往来于“虚实之间”的“数字体验馆”。与你听过的大多数“黑科技”相比,它不一定有多酷,但对于那些有兴趣了解产品背后信息的消费者,它委实是一件称手的信息工具。

这也在说明,很多时候,效率本身就是体验的一部分。在这个技术井喷的时代,商家能够调用的技术资源越多,越不能被技术所蛊惑,而是要追根溯源,探寻零售本质。

告别猎奇,消费者没那么“爱玩”

众所周知,早在科技巨头们秣马厉兵之前,优衣库就已将线上线下的深度互联,视作互联网时代的零售常识。这次门店升级,也延续了他们对双向融合的不断尝试。

所谓“数字体验馆”,简单来说就是,当你在线进入数字体验馆,可以随时复原店铺空间层次,浏览主力商品,了解功能与穿搭信息。当你在店铺扫描重点商品海报,还能借助AR技术互动,更直观感受服装的穿着场景、功能信息。未来数字体验馆将开发更多功能,诸如会员招募、直接链接天猫平台实现网店下单,门店自提。

作为数字体验馆的核心技术,让我们先来谈谈AR。其实业内早有预言,相较于受硬件条件所限的VR,作为适用于智能手机这一为全球超过四分之一人口所拥有的设备,AR是一种对消费者更为坦诚的互动方式。尤其对于零售业来说,AR虚实结合的特性,让它得以解决零售场景如何“进一步拓展信息”的难题。福布斯在3月份的一篇文章中就指出:尽管现在只有大约5%的营销者在使用AR技术,但根据Forrester最近的一项研究,17%的营销者计划今年使用AR技术,对于营销者来说,至少在未来三年内,AR都会比VR更重要。

但如前所述,在“无人店”等热门概念甚嚣尘上的当下,优衣库数字体验馆显然已经没有太多“噱头”属性。拿服装业来说,你一定听说过各种“数字试衣间”和“智能穿衣镜”,它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然后迅速沦为一时玩物,这种往复循环也证明一件事:它们是媒体喜欢讲的故事,却不是顾客需要的技术。

事实上,自认是一家“科技公司”的优衣库,无疑有着炫技的资本。早在三年前,他们就曾在澳大利亚推出一套名为Umood的智能选衣系统,能根据消费者的情绪,推荐服装款式和颜色,听起来比“数字试衣间”还要酷,我不知道这套系统后来的命运,但我敢肯定,它诞生的初衷,更多是marking需求,或者说是一种体验式的娱乐佐料——至少不属于“新零售”范畴。而这次优衣库的数字体验馆,在技术上更为“保守”,却为消费者带来了真实的便利。

这并不难理解,在这个注意力无限分散,不断闪烁新事物的时代,如果线下门店仅仅像个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一味追求“酷”,不能为消费者提供高效率的信息传递,这种“酷”的体验感也只会流于表层——我看过太多这样的技术,出于猎奇,人们当然会驻足围观,但很快就会转身离去,从此不会再来。

新零售的价值皈依

我经常说,人类喜欢发明概念,却也成为概念的囚徒,其实从词根学即可看出,“新零售”只是一个暂时性概念,存在周期可能不会超过五到十年(现在已很少有人提及“互联网思维”),所谓“新”是指没人能为它下一个精准定义,但如开篇所言,无论科技大佬如何描述零售未来,也仍无法避开商业本质:效率。

拿优衣库这次门店升级举例,“现在消费者都很忙,很多消费者去优衣库只是想买一件衬衫,一件内搭,在这么短的shopping时间里,如何更好地告诉他这个商品是我们主推的,它用的什么面料,有什么样的穿着场景,这是我们在思考的。”吴品慧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从这个角度,对于那些希望提升对产品价值认知度的消费者,优衣库所搭建的“数字体验馆”可能是现阶段最高效的沟通方式,他们能瞬间解产品,决定是否购买。

不难发现,作为可调用技术资源最多的服装企业,为了满足顾客最核心的购物体验,优衣库这次选择了“做减法”,消费者在感到受用的同时,也大幅提升了门店自身的黏性。

说来也巧,在采访吴品慧之前的一个小时,我无意中进了上海一家网红咖啡店,它正好是个“反效率”案例。倘若我们把装修风格,服务态度,环境氛围都视作“体验”的一环,这家咖啡馆格调非凡,但遗憾的是,我点了杯美式,在基本没人排队的情况下,居然用了十多分钟才做好,且口感和星巴克也差别不大。我只能认为,像我这种只想喝一杯咖啡然后马上走人的功利主义者,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客户——事实上,环顾四周,在这家店专心喝咖啡的人很少,大多数人都在穿梭,拍照,发朋友圈,但问题是,像这种效率低,“打卡”属性强烈的体验门店,有多少人愿意再来一次呢?

我当然知道,体量的过度悬殊,让这种对比并不公允,小而美的商业逻辑天然低效,他们甚至不怕低效,因为消费者根本不在乎,但在优衣库这种零售巨头的逻辑里,新零售和“黑科技”的关系就没你想象的那么“门当户对”(“智能穿衣镜”这种技术对门店的加持,就更多是“打卡”属性),因为效率才是他们最核心的价值皈依。

另外,值得悉心留意的是,效率往往建立在“高认知度”的基础上。优衣库多年的品牌建设和品质保障,让人们愿意相信来自“数字体验馆”的信息和推荐,“消费者对优衣库的品牌和品质是信任的,他有这个认知,所以我们更多是在帮他更好地做决策,比如现在很多人想要舒适,但舒适是个很抽象的概念,这时候如果跟他讲说这件裤子穿起来像西裤,又有弹性,下班后还可以去打球,他就会觉得这个蛮实用的,想试试,而且只要249块钱”,吴品慧解释道,“我们想做的是,就是这种把科技融入日常使用的场景。”

更精确的鼓点

如前所述,线上与线下的彼此渗透,一直是优衣库的核心脉络,在对待线上和线下的态度上,也一直踩在最“对”的鼓点上:优衣库2009年就在天猫开设旗舰店,可能是外资零售商里最早的一个;但在过去电商如日中天的日子里,优衣库又不过度仰仗线上流量,继续深耕线下体验,只把电商当做一家比较特殊的店铺;他们还最早开通“网店下单门店自提”模式;最早尝试用数字化方式与线上线下消费者沟通,2014年最早在门店推出数码海报,打破了零售业内空间和信息的局限性——某种意义上,最新推出的“数字体验馆”也是这种逻辑更高效的延伸。

如今,当线上线下融合已成为新零售的灵魂,人们突然意识到,优衣库掌握了掀起新零售浪潮的最大资本:600多家体验良好的门店自不必多提;易被忽视的是,除了对于电商旗舰店的珍视,优衣库还熟稔社交媒体,很多消费者都是通过官微了解最新动态,“我们很多顾客到店铺是拿着公众号和微博去逛的,我们新品出来,在既有粉丝跟客户群里,其实我们不需要做太多的宣传单,也不需要打太多的广告,他们知道如何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吴品慧对我说。

总之一切指向一点:大概从优衣库触网的那一刻,就清晰地意识到,线上与线下只是渠道之别,只要市场规律还起作用,零售业的核心要素——品质,效率,服务,就永远也不会变。

李北辰/文

2018-04-23

产业界早已达成共识,随着智能设备日趋丰富,交互场景不断多元,从智能家居,智能硬件,到IOT,物联网,车联网等等,你知道的每一个热门概念的背后,都是智能语音交互亟待进驻的入口。

而目前看来,在移动端之外,智能语音市场的开疆拓土,基本是在两条路上齐头并进:家庭和汽车。前者自不必多言,很多年轻人的电视,音箱和冰箱等电器,都已学会用自然语言沟通。

我们今天着重谈谈智能语音交互的另一场景:汽车。其实你会看到,从汽车与互联网相遇的一刻,科技巨头与传统车厂的联姻故事也就频繁发生,譬如就在今天(4月23日),搭载百度DuerOS的人工智能车机系统——东风风神WindLink3.0正式发布,这也是首个真正具备全场景生态且能不断成长的人工智能车机系统。

(从左至右依次为博泰集团董事长及创始人应宜伦、东风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刘洪、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

事实上,最近几年,车联网,智能化,自动驾驶等概念的彼此交织,已经深刻影响着拥有百年历史的汽车产业,而让汽车更具智慧,则被视为汽车下一个百年的演化方向,这个过程当然无需AI的加持,事实上,在自动驾驶真正民用之前,让人车自由对话,或许是最先大规模落地的汽车AI场景。

人工智能的福祉

现在,被视作“第三空间”的汽车场景,通过自然语言完成人车之间的主动对话,正在成为现实。以最新发布的WindLink3.0为例,你可以在开车时跟它说:“小度小度,帮我订个三元桥附近有游泳池,有24小时健身房,价格不超过3000元的五星级酒店”,或者“小度小度,我的航班号是多少?我的航班准点率多少?我的起飞机场流量状况如何?”

这背后当然是AI在提供技术支持。而作为人工智能时代开放赋能的生态系统,DuerOS通过自身三大核心技术“唤醒”你的车:让车听清你在说什么;让车听懂你想要什么;让车满足你所提出的需求。就像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所言:“人机交互方式的不断更迭让人们使用智能设备的门槛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可以享受到人工智能带来的乐趣。百度DuerOS作为人工智能时代开放的生态系统,从智能家居到智能车载,正逐渐渗透到所有设备中。”

(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

那么,百度与东风的这次合作,将为消费者,汽车行业,以及百度自身带来什么?

从消费者一端剖析,如果将让汽车更具智慧看做是汽车行业的消费升级,那么这种升级势必要从一款真正智慧的车机系统开始。但你知道,现在很多车机系统不堪重用的最大原因,就是语音交互实在太过“磕绊”,各种答非所问和一问三不知,让它形同鸡肋。而语音交互又恰恰是激活车载系统最关键的要素。如今,随着DuerOS陆续完成与东风等传统车企的合作,算是真正解决了车载系统“对话难”的核心痛点,从产业源头提升用户的语音交互体验。

(搭载百度DuerOS的人工智能车机系统——东风风神WindLink3.0)

在我看来,语音交互的完善,是避免“智能家居”或者“智能汽车”流于概念最重要的一环,无论是电器还是汽车,只有当它们真正可以与人们自由对话,而并非单纯安一个触摸屏,消费者才会觉得离未来更进一步,譬如与百度的合作,就会让东风车主提前体验到人工智能的福祉。

当然,百度与东风的合作,也是一次行业影响力的释放。事实上,这并非DuerOS第一次在汽车领域的落地,去年几乎同一时刻,百度DuerOS就与哈曼国际合作,携手为中国汽车厂商开发人工智能解决方案。WindLink3.0则是DuerOS 落地车载场景的又一重要成果,它可以让更多车企看到DuerOS有足够强的技术和整合能力,去解决车载系统的最大痛点。要知道早在2015年,东风风神就发布了智能网联服务品牌WindLink,第二年又迭代推出WindLink2.0,而直到在DuerOS的加持下,WindLink 3.0得以真正完成一次彻底蜕变和智慧跃迁。

在我看来,百度与东风的合作,会带来某种示范效应,从而让整个行业形成共识:加入DuerOS朋友圈,是汽车厂商迅速掌握AI能力的捷径。

生态模式下的共生关系

其实加入DuerOS生态系统,已经成为很多制造业巨头的首要选择。

不难发现,2018开年以来,DuerOS业务进展速度惊人:1月初,百度携手多款DuerOS赋能硬件产品参展CES;3月又先后与海尔、TCL、美的、创维达成合作,并战略投资极米、酷开等品牌,推出了国内首款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并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SLG)”,陆奇兼任总经理,进一步加码对话式人工智能战略。

数据显示,目前DuerOS合作伙伴数量已超过了160家,搭载DuerOS落地的主控设备超过80余款,落地硬件解决方案超过20个,且每月新增5款以上搭载DuerOS的设备。截至2018年1月,搭载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数量突破5000万,月活跃设备超过1000万,DuerOS已成为中国市场最活跃的人机交互平台。

更重要的是,从这次与东风的合作即可看出,DuerOS正在将对话能力不断渗透进智能家居,智能穿戴和智能车载等各个场景,生态圈日趋壮大。这也意味着,不同领域厂商对“零门槛”AI开发的刚性需求,正在让DuerOS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通用操作系统,DuerOS正在与每个行业最希望顺应趋势的合作伙伴,形成牢不可破的共生关系。

而这种共生关系,也是DuerOS生态模式的最大优势: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DuerOS选择了搭建平台,开放生态的打法,这也意味着,在与东风等知名厂商合作的示范效应下,DuerOS生态圈会越滚越大,从而让其卷入“越多人使用它就越聪明,越聪明就有更多人使用”的良性循环。

就拿车载系统来说,过去车载系统是相对“静态”的产物(现在看起来像是古董),如今则被赋予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内核,这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不断进化的“生命体”(DuerOS就具备像Alphago一样的学习能力),这个时候,谁先把雪球滚起来,谁未来的赢面就会更大。

而更重要的是,当这个雪球越滚越大,也势必会加快整个汽车行业的变革速度。行业里没人会怀疑,从产业基础,政策扶持,到大众接受科技产品的意识,都给了中国汽车行业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抓出机遇。

最后想说,在科技领域,巨头的介入往往会带来某种质变。如今DuerOS在汽车领域的迅速落地,也再次印证了这句话:未来十年汽车行业的进化,将超过过去一百年的总和。

2018-04-20

时至今日,当数字化运营日趋成为商业基础设施,我相信,即便是最保守的企业管理者,也至少会对新技术怀有敬意——更多敏感于未来的企业,早已提前感知到数字化转型的势在必行,他们试图通过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工具,增进效率,迭代产品;在新技术的赋能下,更具野心者,甚至对改变商业模式和游戏规则跃跃欲试。

而这需要对新技术握有“解释权”的科技企业的加持,有人相信: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跨向浪潮之巅,将迎来一个toB业务爆发的时代。

提及为企业技术赋能,无论在全球还是中国市场,微软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最近几年,这家巨头看起来正在完成一次轻盈蜕变,他们敞开大门,构建生态,从一家相对封闭的传统软件企业,拓展为一家提供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平台级商品的全方位赋能者。

这种蜕变,也体现在组织架构和角色切换上。近年来,你经常会听到他们部门重组的消息,譬如在微软大中华区,DX部门(Developer Experience)就已转型为CSE部门(Commercial Software Engineering),创新技术合作事业部。

业界内部应该知晓这次转型的意义:如果说DX更多是以“科技布道者”的身份深入人心,那么CSE部门则希望最大程度“渗透”进客户的数字转型过程中,其核心任务,是与不同行业的客户彼此陪伴,协同进化。

如今,距离这次转型已过去三个季度,近日我也探访了这个在微软内部被誉为“海军陆战队”的精英部门,让我们看看,面对数字浪潮,他们是如何与客户一起“抢滩登陆”的。

身份切换

很多人都知道,在以Windows和Office作为主要产品线的时代,或许是产品自身的高认知度和高复制性所致,过去DX部门的职责重在技术布道,布道方式就是与客户保有距离感的技术讲解,且以PPT为主,有人甚至戏谑,过去微软技术顾问才是真正意义上的PPT演讲高手,他们真的可以靠此说服客户接受微软产品。

在过去,这种自上而下的技术灌输,会让客户们毫不犹豫地买账。但随着微软致力于提供的技术从前端向后端迁移,对客户而言,接纳新技术需要更大的决策成本:一方面,技术的奔进速度永远快于客户的认知速度,你很难指望客户像看一张家用电器说明书一样,对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最新进展了如指掌。

另一方面,有些时候,客户对于云计算等底层服务的信任和接纳,往往意味着会影响到其产品和服务的体系架构,甚至组织结构的重建,这会让客户在决策时更为谨慎。

作为新技术的发起者,微软当然知道上述痛点,于是不难发现,尽管可以提供的技术更为先进,但转型后的CSE部门却更为谦卑,他们愿意花时间聆听不同行业客户的真实需求,让微软的技术和方案在不同场景落地,甚至将与客户碰撞出的想法,落实到一行行代码上去。

“我们团队更像是市场销售部和产品部中间的桥梁”,微软大中华区创新技术合作事业部总经理——“海军陆战队”的队长严飞解释道,“我们比市场销售部更具备工程团队特点,能够以工程团队特有的技术和工程能力帮市场销售团队解决客户的突出问题;另外相比于研发和产品团队,我们又更接地气,更了解一线客户的声音和需求,能够帮助他们提出新产品应用过程中具有的一些问题和潜在的改进机会。”

微软大中华区创新技术合作事业部总经理严飞(中)

这支海军陆战队会与客户一起抢滩登陆,步骤大致分三阶段:第一阶段,通过频繁沟通了解客户需求(要知道,有些客户哪怕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拥抱新技术,却不知着力点在哪,甚至提不出明确需求)。第二阶段,共同编码,根据不同项目特质,微软以One-to-One,Multi-Hack和Open-Hack三种形式确定参与共同编码的客户数量,以Open-Hack为例,他们会请50到100家公司,设计一些在这个技术领域最常见的问题,在CSE的主导下大家一起完成在这个技术领域的技能跃升。第三阶段,将技术代码放在GitHub等平台发布,“我们现在大部分客户是垂直领域的行业客户,把一些具体案例成果陈列,可以分享给更多的行业伙伴。”严飞解释道。

事实上,在对严飞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陪伴”二字以高频次出现——在我看来,倘若有人追问“微软Azure跟其他云相比优势是什么”,CSE团队的技术陪伴就是一个。“在推动一个客户使用微软云平台时,我们从项目经理到技术专家会在不同的技术领域里协同作战,共同去帮助客户落地,甚至帮助客户连通微软的后台研发,解决落地微软技术过程中遇到的一切问题。”严飞笃定道。

要“领舞”不要“独舞”

对不同客户需求的量体裁衣,需要不同技术手段的充分加持。CSE团队主要关注“ABCDE”五个技术领域:A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B是Bigdata大数据;C是Compute Cloud Application云计算应用;D是Digital Interaction基于HoloLens的MR混合现实技术;E是Connecting Everything联结一切的IoT物联网技术。

相较于其他四项技术的聚光笼罩,至少在大众传播范畴,以MR混合现实为代表的Digital Interaction,是个易被忽视的领域,与此同时,相较于已被广为接受的VR和AR概念,MR的真正意涵,也往往被人误读。

嗯,资本和媒体喜欢追逐概念,却也成为概念的囚徒,而在真正深耕行业的人眼中,所谓AR和VR远非泾渭分明。举个例子,在微软的MR概念里,AR和VR其实置身于整个MR连续波谱的两端:AR更多是物理世界的场景,VR更多是数字世界的场景,MR则处在物理和数字世界的中间区域,按照不同行业客户的真实场景,做一定程度的“混合”,诞生不同的解决方案,事实上,从AR到VR之间的整个区间,都是微软MR平台关注的对象。

更值得一提的是,微软选择以生态构建者的身份置身其中。2015年初HoloLens震撼问世,发布之初令人惊呼未来已来,它在虚拟世界,现实世界和用户之间搭建了一个信息回路,第一次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为一体进行展示。

HoloLens在教育市场的同时,也基本划定了MR的硬件上限,但颇为难得的是,微软并未选择“独舞”,而是以“领舞”的姿态,将混合现实技术推广至整个生态企业:去年微软发布了全沉浸式混合现实头显,基于Windows Mixed Reality(Windows 混合现实)平台,与全球一系列OEM厂商展开广泛合作,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一同做大市场。

一个缩影

与此同时,微软也致力于与内容厂商展开合作,让更多应用突破2D屏幕的束缚。

譬如爱奇艺,在整个视频行业,爱奇艺一直是新技术的忠实拥趸,从Windows 8时代起,爱奇艺就已与微软一起探索未来视频的样子;随着Windows 10的推出和MR技术的崛起,爱奇艺也对这种探索怀有更大热忱,而在双方合作过程中,微软CSE团队也深度介入。

据微软内部透露,爱奇艺是第一批发布Windows10 VR应用的合作伙伴,因此没有太多先例可供参考,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在第一个版本发布前,CSE团队与爱奇艺技术团队在一起磨合了长达数月,“中间大量频繁的沟通,他们开发团队在上海,我们就会出差到上海和他们一块加班Coding到很晚,直到楼管开始轰人。在线上的微信讨论群,每天遇到的技术问题也都有深入讨论。”

身为CSE团队混合现实平台用户体验及技术顾问,刘昕羽在回忆这段历程时仍显得亢奋,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不断闪烁的使命感,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项恢弘工程的亲历者。

CSE团队混合现实平台用户体验及技术顾问刘昕羽

爱奇艺的场景需求非常明确,CSE团队与他们的合作采取了一对一形式,“爱奇艺原来是基于移动端VR产品去做的,怎么样把它原来的产品往Win10MR平台上迁移,包括适配新的硬件,新的交互方式——比如微软有自己的语音输入系统,自己的游戏手柄和运动控制器,怎么样把它原来基于安卓的这套软件解决方案拓展到这个平台,是我们需要帮忙解决的”,刘昕羽回忆道,“其实我们跟大家是一块学,总部同事也来跟我们一块讨论,当时是帮助他们解决手柄适配问题,还有跟视频相关的API对接,时间还挺赶的,我们曾在一周不到的时间连续coding,那几天他们每天带着自己的手柄和头显,搬着特别大的主机天天往这边办公室运,走的时候再抱走。”

最终的结果令人欣喜,项目顺利推进,双方也结下了信任的果实,爱奇艺在发布第一个版本后,希望继续与CSE沟通2.0版本的更新,据悉新版本也将很快问世,在CSE团队的陪护下,相信这会是一次更大的惊喜,也会让爱奇艺在视频行业更具竞争力。

当然,收获CSE团队陪伴的客户还有许多,譬如在教育领域(最需要打破2D信息壁垒的领域之一)的煦象,这家联想投资的公司致力于开拓沉浸式的内容体验,基于Windows10和WMR头显打造了一整套拥有超高互动性的教学体验,在塑造学生创新能力的同时,也赋予了老师在虚拟环境进行教学和课堂管理的能力。

与爱奇艺一对一形式不同,CSE与煦象的合作更像是一对多模式。煦象打造了一个VR教育平台,除了自己开发整套系统以外,也会与第三方团队在内容层面进行合作。除了帮助煦象做他们已有方案的迁移,CSE也会邀请第三方内容伙伴了解微软的MR技术,让更多开发者加入到煦象的平台、微软的平台。

从现在到未来,刘昕羽和整个CSE团队的冀望,是以混合现实硬件设备作为输出口,将自然语言识别和图像识别等AI技术融入到不同解决方案中,为教育,制造,医疗和零售等行业带来更具洞察力的人性化体验。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兵器库”里拥有最先进的技术储备,但与那些把新技术当做“锤子”,到处找“钉子”的秀技术式的团队不同,CSE更多是从客户视角还原最真实的需求,刘昕羽举了个例子,“我们并不觉得到了那个时间点,VR产品或者HoloLens能取代你原有的办公软件,我们更觉得它是你现代化办公拓展出的一个工具,为你带来原先不可实现的附加价值,而不是想着怎么客户或者合作伙伴原来的方案替换掉。我们希望基于大家对于微软这些新技术的了解,帮他判断什么样的技术对它最合适,可能有时一些第三方的工具对他最有利,我们也会把相应的建议给到他。”

嗯,整个采访下来,我个人的一个体会就是,在某种意义上,CSE团队的转型,其实更像是如今整个微软帝国的一个缩影:相比于过往的倔强乃至强势,它正在变得更加谦卑,开放,和自信——它学会了以最得体的方式,帮客户找到最合适的技术资源和解决方案,而这样的微软,或许才是最“可怕”的微软。

李北辰/文